从最底层做实业,到中层做平台,到上层做联盟,到顶层做调控,任何一个环节、层次,都需要贴身的服务。大到战略,小到策略。在这个即将形成的“互联网
农业”的生态圈中,知识为王,创新为王,服务为王。

很显然,“伪农民”搞的高端有机“伪农业”,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其高端定价策略,也只是志在争取食品消费者中的高端人群。目的不是为了农业与农民的行为,最终也不可以真正实现惠农惠民。而且,有机农业的成本的确很高,技术也很高,人力也很多,如果有人拍拍脑袋,还想要大规模发展的话,那么,最终受伤害的,只会是真正的农业与农民。

受年轻人的影响,很多中老年人也加入到网络大军中,创业者们可以关注一下他们在娱乐方面的需求,尝试从他们身上赚钱,毕竟他们才是最有钱的。与年轻人不同,中老年人更喜欢严肃些的题材,而近期《人民的名义》的火爆证明严肃的题材也可以火,也可以赚钱。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如果现在有个产品是针对中老年人的娱乐需求的,反而会比较有兴趣想知道是一个怎样的产品。

回归到企业(现代社会最基本的组织主体和责任主体),我们都能做些什么呢?我们除了埋怨,就不能做得更好些么?

文/林成龙 “互联网
农业”,将会形成一个庞大的生态:小农做内容,公司做服务,行业做平台,资本做联盟,政府做指导。这个生态,是从下到上,由…

什么叫“伪农业”?就是具有农业的形式,但不以“通过培育动植物生产食品及工业原料”为目的的行业,就叫伪农业。

新金融总裁圈:对于新进的泛娱乐创业者而言,抓住哪些点才能便宜的获取流量?

永利402com官方网站,讲这么多,是期望年轻人警醒点,做事耐心些,市场就是市场,不要总是埋怨政府,不要总是埋怨社会。

现如今,建平台,硬件不难搞,关系是“软件”。所谓软件,就是人气,就是更多人在用它。不可能个个都能做成阿里巴巴,有的多是在行业内才有点知名度的小平台。小平台要想生存,不是被兼并,就是主动去参加联盟。想单打独斗,相信不久,就会消失。大联盟或者大集团?那就要有大资本才能玩得转了。它的运作资金,可以来自风投,来自财团,或者来自政府项目款。

文/林成龙
什么叫“伪农业”?就是具有农业的形式,但不以“通过培育动植物生产食品及工业原料”为目的的行业,就叫伪农业。
有机农业,高端…

新金融总裁圈:短视频是2017年继共享单车之后的又一热点,应该如何看待这一新兴事物?它又为何会成为热点?

我就是着急,难道这种抱怨和不甘还要继续延续到下一代么?我们就只会抱怨么?我们每一代人的大好年华,都干了什么呢?为什么许多并不复杂的问题却永远难以解决,并总是积重难返呢?

“互联网
农业”,将会形成一个庞大的生态:小农做内容,公司做服务,行业做平台,资本做联盟,政府做指导。这个生态,是从下到上,由实到虚呈现的。没有小农的基本需求,就不会有这个生态的基础。小农是在做“实事”。农业不管什么时候,都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。科技只是辅助工具,到头来,还是要动植物自己生长。如果硬是要喧宾夺主,就会为世人落下个“揠苗助长”的笑柄。

文/林成龙

新金融总裁圈:泛娱乐加速扩张,资本未来会更关注年轻市场吗?在人群上会更加下沉到小镇青年吗?

天天灌鸡汤是会被灌傻的,天天愤怒也是会变痴呆的。

文/林成龙

有机农业的运营方式,是所谓的“互联网思维”方式,即做的是服务,而不是具体的产品。也就是说,农业只是这些公司的一个切入点。这不禁让人想起另外一个采用“互联网思维”致富的案例。有人把美甲行业人员组织起来,把美甲师的资料及作品通过移动APP呈现给消费者面前。客户通过手机就可以预约,他们提供上门服务,其中省去了不必要的成本浪费。更为重要的是,现在上线的美甲师还都不收钱,也没有提成。有人问,那搞互联网那个人凭什么赚钱?就凭广大的客户资源,凭这些没有店面的美甲师的资源。只要达到足够的量,他就可以向那些有钱有闲爱美舍花钱的妇女客户销售其他相关产品。这其实就是阿里巴巴那一套。阿里巴巴的淘宝用免费来赚取超高的人气,然后再可以做天猫,做其它的营销。以后问商户收费可行吗?也许可行,但会有难度,阿里也很想收钱,但最终还是失败了。

岑赛铟:内容为王,创业团队首先要保证输送的内容本身确实是有价值的,这种价值不是某一个瞬间的爆发,而是一种持续的、稳定的价值观的输出。这种稳定价值观的输出才能保证持续的赚钱能力,比如一直是红人的迷蒙、papi酱等。

通过对食品安全问题的冷静思考和深度延展,目的就是激发大家的思考和反醒。我做耕新社,做互联网+农业新知社群,主要是扮演“敲钟人”的角色,希望大家多多见谅我的“狂躁”和“偏激”。

农业之前一直没得赚,那是因为务农没得赚。要想农业生金蛋,就得把这只母鸡好好养。小农创业可以致富,但最多小富。只是小农的基数大,小富可以积累成大富。因此,有实力有头脑的涉农公司,就做更擅长也更容易赚钱的农业相关的服务。服务类型很多,只要是帮帮忙的,都算。实物的譬如有农机、农药、种子、化肥、农膜等,“虚物”的譬如有金融、信息化、电商、物流等。有些有头脑的农资经销商,他们甚至为农民包管包销,免除他们的烦恼。只要抓紧真实的需求,一切皆服务。

找需求量大的行业,聚足够的人气和优质客户资源,然后做相关的全方位营销,客户需要什么,就给他提供什么样的服务,前提是,他们有钱,也愿意付钱。

从观众的角度来看,每天从微信、微博上阅读了大量的鸡汤,已经无需看很深的电影来更新自己的价值观。同时,看一部长电影需要花费两三个小时,看一个短视频却顶多只用十几分钟,看短视频所需的时间成本低,即便看完后觉得这个短视频并不值得看,也不会太过生气。观众对短视频的容忍度要高过长电影,其容错率更高。

从四零后到九零后,我几乎听遍了六个代际不同的人群(从正部级政府高官到大企业高管,从院士到初中生,从城市白领到乡村农民)太多相似的抱怨和不甘。

说到政府的拨款,那主要是公益范畴的。它的作用是引导市场,培育市场,孵化项目。除此之外,政府要对市场施加影响,还可以用政策的手段、宣传的手段、监督管理的手段等等。政府永远是大哥,它位于整个生态的最顶端,不需要做很具体的事,只要牢牢抓好方向,对进程做好调控。

有机农业,高端农业,本质上就是“伪农业”的一种,而其中的从业者,则是“伪农民”。说到底,还是钱作怪。如果没有城市的那一批高端客户,我想,高端农业是做不起来的。

近期《人民的名义》的火爆证明严肃的题材也可以火,也可以赚钱。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表示,受年轻人的影响,很多中老年人也加入到网络大军中,创业者们可以关注一下他们在娱乐方面的需求,尝试从他们身上赚钱,毕竟他们才是最有钱的。

三、我们不能永远只会遗憾和凑合

不过,靠服务基层,这样还是赚小钱,因为他们都是靠获取实物上的附加值来赚钱。想赚大钱,就要做平台,赚“虚钱”,当然,这就要有实力的行业带头人才能做到了。所谓平台,就是网上的专业市集。众所周知,做生意就要做到成行成市,才能有影响力,才能赚大钱。这些平台,依靠实体经济中的种种人脉关系,开发创建了网上交易平台。不光收了网上的“场租”,还拥有了庞大的关系网,以及更为值钱的海量的大数据。

岑赛铟:泛娱乐领域关注年轻市场、下沉到小镇青年实际上是几年前就能够看到的趋势,在两三年前就已经有人在做。时至今日,年轻群体的娱乐需求已是一片红海,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针对年轻人娱乐消费方面的产品已经很难看到不一样的东西。

撒点澎湃的“鸡血”,是期望大家壮士扼腕,少些抱怨,多点热血,然后排除万难,以“菩萨心肠,霹雳手段”做点大事和好事吧。

新金融总裁圈:根据2016年直播平台们的公开财报显示,只有三家年收入进入10亿元俱乐部。赚大钱的主播不少,但赚大钱的平台却并不多。那么究竟是做内容好还是做平台好?

若要彻底解决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,除了政府治理层面,一定要有商业层面的顶层设计,只是一根筋地做技术追溯工具是远远不够的。

从创业团队的角度来看,和长电影相比,短视频无需花费大量的资金就能够展现团队的才华,输出自己的价值观,风险更低。

这么一比,日本人在中国搞直营农场,做真正的鲜牛奶,就显得厚道许多。而日本人当年为了侵略中国,做了近八十年的调研准备。战后日本人反思,不再明目张胆搞武力扩张,换成更隐蔽的经济殖民,他们对中国市场、中国社会、中国人性的研究,远远比我们要深刻得多。

随着日益快餐化的时代潮流,短视频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必然。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短视频在各种夹缝之中找到了一个新的空间。长电影的制作对资金的需求大,一个制作团队如果没有名气,那就算是再有才华,别人也不怎么愿意投资,因为很难相信这个团队能够帮他挣钱。而如果团队没有足够的能力的话,可能连广电总局的审查都过不了。近期火爆的《人民的名义》是检察院拍摄的,但当时很多投资界的同行都不敢去投资,就是害怕它无法通过广电总局。你看,投资人对检察院都有怀疑,何况是普通的团队?

说句偏激的话,中国的食安问题,都是我们自找的,都是自己作死的。在食品安全层面,我们每个人都有罪。

虽然做平台太难,一般人都做不了,前期要拼烧钱,后期要拼管理,很不容易,但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,两者之间肯定选平台。首先,做内容的很难做到很大的规模,其次,单纯依托于一个内容,如果这个内容过期了怎么办?内容取决于很多的因素,是不可控的。但平台能给投资人一种信心,也就是只要这个行业能够发展,这个平台就能够发展。

希望年轻人能正视问题,耐下性子,不要有任何投机思想,好好干,聪明地干,还是有很大机会和市场的。

相关文章